一别九载 山东妈妈用海螺唤回四川儿子海的记忆

孩子小时候与山东安康妈妈李向南和胡翠萍的合影。

4月17日,来自山东日照的安康妈妈李向南和孩子们一起翻看老照片回忆过去。

当年四川灾区儿童在山东日照的生活照。 (资料图片)

盼了9年,2018年4月16日晚,山东妈妈李向南终于见到了她的4个四川儿子。

在成都双流安康家园会议室门口,4个少年蹦蹦跳跳,鱼贯而入。躲在门后的李向南突然站出来,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脱口而出:“马永杰、张明皓、邱泽浩、宋志瑞!”

宋志瑞愣了几秒钟,接着,眼泪喷涌而出。旁边,3个少年有点懵,东瞅瞅西望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向南走上前,紧紧抱住宋志瑞,哭得说不出话来。

10年前,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和日照钢铁集团共同发起设立“安康家园”公益项目,救助灾难中的孩子们。2008年5月19日至2009年6月18日,712名灾区孤困儿童被安排在临时过渡安置基地,绝大多数孩子住进了山东日照安康家园。

那里,由128名安康妈妈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李向南,是这128分之一。当年,她与胡翠萍负责照管马永杰、张明皓、邱泽浩、宋志瑞、曾佳俐和周武品这6个最小的孩子。

2009年6月,母子分别。从此,长达9年未曾谋面。

一家亲24岁的新娘成了6个熊孩子的妈妈

三居室的家两个妈妈围着6个熊孩子转

10年前,李向南24岁,刚做新娘,在山东日照一所幼儿园当老师,还没想过生孩子。

5月12日14时28分04秒,地动山摇改变了她的生活,让她的人生与四川产生了交集。

5月16日,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在前期救助的基础上,决定紧急开展灾区学生转移工作。受救助的712名灾区孤困儿童中,126名儿童临时安置在北京私立树人瑞贝学校,586名儿童安置在山东日照安康家园。

山东日照钢铁集团在1.6万名职工家属中发起了安康爸爸和安康妈妈的征集令,有医护或者学前教育专业背景的优先。

带着满腔热情,李向南应征成功。她自信满满:“我当幼儿园老师,搞定孩子是我的强项。”

她和搭档胡翠萍带着6个最小的孩子住进了一套三居室。从此,她们每天24小时都围着孩子转。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家是整幢楼里最闹的。

“最小的张明皓和马永杰只有3岁,他们说的四川话有些含混,我听不懂。”李向南说,沟通成了大问题。一个孩子起头哭,其他孩子就会跟着哭起来,哭声“大合唱”让这个家特别闹腾。孩子们几乎都不会自主吃饭,有几个孩子连上厕所都不会说,动辄就拉在了裤子里。

李向南和胡翠萍经常是给孩子洗了裤子,又左手抱一个,右手搂一个,哄着。

她俩反复给孩子们讲规矩,两三个月后,情况大为改观,孩子们都能说普通话了,习惯也变好了。

严厉的家规老大先挑但把最好的留给老六

考虑到这个家的特殊情况,安康家园给了他们一个特权:不用去食堂吃饭,由安康妈妈打包带回家吃。有时,食堂还会为这几个小家伙做一些特殊伙食。

李向南还立了一个家规:凡是从外面带回来了好吃的或者好玩的,由老大先挑,然后依次是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

小孩子管不住自己,快要动手抢时,李向南发话了:不许抢,让老大先拿!

5岁的宋志瑞是老大。每当他动手挑选,摸着又红又大的苹果时,李向南总会说:“你是老大,先做个表率。你是哥哥,把最好的留给弟弟。”

尽管有些不情愿,但宋志瑞还是照做了。有时候,李向南有了好吃的,也会偷偷拿给他。她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孩子,吃亏是福,有时也会有意外之喜。

柔软的孩子挤成一团要为妈妈拔白发

两个年轻的妈妈带6个孩子,走在大街上,回头率很高。孩子们穿着一样的衣服,经常有路人问,“是不是六胞胎?”

因为这个家平均年龄最小,相关领导、社会爱心人士多次探望。时任副园长周晓洁还记得,每次她带嘉宾去探望孩子时,打老远就能听见这个家里的打闹声。可是,一进屋,立即鸦雀无声,他们站得端端正正,齐声喊“阿姨好!叔叔好!”

安康家园常带孩子们去爬山、去看海,组织一系列文娱活动,让他们忘记忧伤。

孩子虽小,但很关心人。有一次,李向南病了,发着烧。她到医务室去看病时,胡妈妈带着一群孩子来探望。

有孩子凑上来,踮着脚用手背摸摸她的额头,关切地问:“李妈妈,你是不是发烧了?”有的扶着她的肩,有的轻轻捶着她的背。

有一次,李向南洗完头后发现了几根白头发,她对孩子们说,“唉呀!妈妈都长白头发了。”“我看看!”一个孩子好奇地挤过来,站在沙发上,轻轻拨弄着她的头发,想要把白头发给揪出来。其他孩子也凑过来,拨弄着她的长发。即使把头发搞得犹如一团乱麻,她也甜在心头。

别亦难6月的离别孩子搂着妈妈的脖子不放手

相聚一年,终有一别。

2008年10月15日,由日照钢铁集团通过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捐资1亿元,在双流新建“安康家园”“新棠湖小学”,扩建“九江中学”,这些建设都是为了迎接日照安康家园的孩子。

2009年6月18日,这支庞大的队伍,从日照火车站浩荡出发。火车鸣叫着,一路向西,跨过平原,穿过山林,驶向四川,孩子们的家乡。

离别前,李向南就给孩子们透了口风:你们要回到新家了,那里有新的爸爸、妈妈,他们和我们一样爱你们,还有更好的学校等着你们,更适合你们成长。

日照方按照孩子户籍地域和家庭分组,由安康妈妈、安康爸爸们护送回川。

张明皓和马永杰年龄最小,都是阿坝州人,张明皓还有一个年长的哥哥。李向南肩负着护送这3个孩子的任务。

火车到站了,李向南抱着马永杰,张明皓被哥哥牵着下了车。或许意识到了快要分别,突然,马永杰紧紧搂着李向南的脖子,哇哇大哭起来。相依相伴一年,李向南已经与孩子们建立起了深深的感情,她一时接受不了就要分别的现实,也哭得稀里哗啦。至今,她都记不得当时是怎么分开的。

分别后,李向南经常想孩子,翻看以前的照片,默默抽泣。后来,她和丈夫筹钱,买了一套四川孩子曾住过的房子,并生下女儿。经常,她会指着照片对女儿说:在四川,你有六个哥哥。今年,她的女儿已经7岁了。

再相见特别的礼物延续那段跨越时空的母子情

“激动!我几天都没睡好觉。”4月12日,李向南得知自己将出差去四川,见见9年不曾相见的儿子,一直很兴奋。

她不断想象着母子重逢的场景,又反复提醒自己:当时那几个孩子太小了,或许记不住自己。

为了见孩子,她为孩子们精心准备了礼物——每人一只巨大的海螺、一个用贝壳拼成的平安福,还有一些海产品零食,她想让这些元素复活儿子们海边的记忆。因为太过投入,在挑选东西的过程中,她的手机被偷走都毫无察觉。

周晓洁同样也激动,九年间,她的一些青丝变成了白发。为了见孩子,怕孩子不认识自己,她特意去染黑了头发。

4月16日,李向南和周晓洁乘飞机到达四川成都。当晚,孩子们放学了,在双流安康家园,李向南与朝思暮想的4个儿子终于相见。

双流安康妈妈刘玉领着孩子们到会议室,张明皓走在最前面,后面3兄弟排着队鱼贯而入。为了给孩子们制造惊喜,李向南躲在大门后,悄悄看着儿子们进来。她一眼就认出了张明皓,忍不住,她跳了出来,一口气喊出每个人的名字。

相隔9年,儿子们长高了,却没有立即认出她。

失望,心酸。

几秒后,宋志瑞哭了起来。那一刻,老大的记忆复活了,他认出了这是9年前的安康妈妈,那个常搂着他睡觉的山东妈妈。

有儿子记起了自己,还动情地哭了,李向南又觉得高兴,欣慰。

“我理解,毕竟当时最小的才3岁,可能还没开始记事!”短暂相聚后,4月18日,周晓洁和李向南返回日照。回家的行囊里多了这4个儿子的手机号码,她俩相约:今后常回四川看看儿子们,也欢迎儿子们到山东做客。(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席秦岭杨晨殷航杜江茜秦怡谢燃岸雷远东任吉军实习生刘念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 王洁